制作负面商量200余起 敛财数千万元

图片 1图片 2

图片 1图片 2

炮制负面舆情200余起 敛财数千万元
——“网络大V”陈杰人涉嫌敲诈勒索、非法经营罪案件透视

“网络大V”陈杰人的“生意经”
湖南警方初步查明,陈杰人案以网上发帖虚构和夸大事实炒作实施要挟,涉案金额四千多万元

新华社长沙8月16日电
题:从“网络大V”到“网络害虫”——陈杰人涉嫌敲诈勒索、非法经营罪案件透视

图片 5

图片 6

新华社记者

陈杰人在湖南双峰县的私家宅院 澎湃

陈杰人在长沙注册的公司目前已被查封。受访者供图

湖南双峰县青树坪镇,坐落着一座占地2200多平方米的私家宅院,名为“富德堂”,门联镌刻“龙虎气概,家国情怀”。

湖南双峰县青树坪镇,坐落着一座占地2200多平方米的私家宅院,名为“富德堂”。

图片 7

院子的主人叫陈杰人,是“杰人观察”“杰人观察视角”“杰人观察平台”等微信公众号的实际控制人和运营者,自诩资深媒体人、法律文化学者、品牌策划和危机公关专家……

院子的主人叫陈杰人,是“杰人观察”“杰人观察视角”“杰人观察平台”等微信公众号的实际控制人和运营者,自诩资深媒体人、法律文化学者、品牌策划和危机公关专家……

陈杰人案涉事的河流,警方称治污预算不足200万,陈杰人利用舆论攻势,让亲戚如愿“拿下”工程,将预算做到600万。新京报记者

然而,7月7日下午,湖南红网一则通报令人咋舌——

然而,7月7日下午,湖南红网一则通报令人咋舌——

陈杰人,知名时评人,网络“大V”,他的文章时常涉及政府官员、政企纠纷、环境保护等敏感话题和公共议题,以尺度大、措辞火爆著称,这为他赢得了“良心媒体人”的公众形象,以及网络上的一众拥趸。他的时评文章,经常达到“10w+”的阅读量。而在所谓“良心媒体人”的“人设”背后,却另有隐情。

“日前,公安机关破获一起‘以网牟利’,大肆进行非法经营、敲诈勒索等犯罪活动的案件,犯罪嫌疑人陈杰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日前,公安机关破获一起‘以网牟利’,大肆进行非法经营、敲诈勒索等犯罪活动的案件,犯罪嫌疑人陈杰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据湖南警方最新通报,经初步查明,陈杰人案系具有网上黑恶势力性质的“家族式”团伙犯罪,以网上发帖虚构和夸大事实炒作实施要挟,帮人“了难”,严重扰乱网络管理秩序、破坏基层政治生态和社会稳定,涉案金额四千多万元。截至目前,包括陈杰人、两个弟弟、前妻、两位情人在内,其家族内已有多人被调查,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当中。

随着公安机关调查的逐步深入,案件背后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陈杰人先后注册建立21个微博、公众号、头条号等自媒体账号,发表炒作、攻击、揭露等各类负面文章3000余篇,炮制各类负面舆情200余起,制造一个又一个舆论漩涡,大肆进行非法活动,几年时间敛财数千万元。

随着公安机关调查的逐步深入,案件背后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陈杰人先后注册建立21个微博、公众号、头条号等自媒体账号,发表炒作、攻击、揭露等各类负面文章3000余篇,炮制各类负面舆情200余起,制造一个又一个舆论漩涡,大肆进行非法活动,几年时间敛财数千万元。

据警方统计,陈杰人先后注册运营“杰人观察”、“杰人观察高度”、“杰人观察平台”等21个微博、公众号、头条号等自媒体账号,发表炒作、攻击、揭露等各类负面文章3000余篇。

“受利益的驱动,我打着公平正义的旗号和法律的幌子,干的却是反法律、反公平的勾当,如同一只互联网上的跳梁小丑”

“受利益的驱动,我打着公平正义的旗号和法律的幌子,干的却是反法律、反公平的勾当,如同一只互联网上的跳梁小丑”

记者搜索发现,陈杰人被指作为敛财工具的舆论阵地——微信公众号“杰人观察”、“杰人观察平台”、“杰人观察高度”均已被停止使用。

日前,湖南公安机关对北京华霖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杰人涉嫌非法经营、敲诈勒索罪立案侦查。

日前,湖南公安机关对北京华霖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杰人涉嫌非法经营、敲诈勒索罪立案侦查。

炒作舆情背后的“变现”生意

警方现已查明,陈杰人案系具有网上黑恶势力性质的“家族式”团伙犯罪,该团伙打着“法律和舆论监督”名义和公平正义的幌子,以网络为犯罪平台,大肆敲诈勒索、疯狂敛财,涉嫌敲诈勒索、非法经营等多种违法犯罪,严重扰乱网络管理秩序、破坏基层政治生态和社会稳定。

警方现已查明,陈杰人案系具有网上黑恶势力性质的“家族式”团伙犯罪,该团伙打着“法律和舆论监督”名义和公平正义的幌子,以网络为犯罪平台,大肆敲诈勒索、疯狂敛财,涉嫌敲诈勒索、非法经营等多种违法犯罪,严重扰乱网络管理秩序、破坏基层政治生态和社会稳定。

2016年底,陈杰人在微信公号上发布了一篇《与湖南环保厅长XXX商榷:绿色发展不能光说不练》,称双峰县青树坪镇业稼村有河流被污染,还附上了村民提着一袋死鸡死鸭到县政府门口控诉的现场照片。

这个“家族式”犯罪团伙分工明确:陈杰人负责指挥调度、管理微信公众号、起草并发布文章;其前妻负责财务管理;情人负责代理案件,收集内部爆料、协助陈杰人管理微信公众号;其弟陈伟人、陈敏人负责接单、线下操作、收集炒作线索等。

这个“家族式”犯罪团伙分工明确:陈杰人负责指挥调度、管理微信公众号、起草并发布文章;其前妻负责财务管理;情人负责代理案件,收集内部爆料、协助陈杰人管理微信公众号;其弟陈伟人、陈敏人负责接单、线下操作、收集炒作线索等。

据警方调查,该文章的背景是,陈杰人得知湖南正开展环境污染整治行动,一部分清淤工程涉及他的老家业稼村,他安排二弟陈伟人等人拎着一袋搜罗来的死鸡死鸭,到县政府“摆拍”,并撰写上述网文。

警方介绍,敲诈勒索受害者不仅有企业主和普通民众,还包括一些政府部门和党政干部,地域涉及湖南、江西、贵州等11个省市,哪里有“商机”,他们的触角就伸向哪里。

警方介绍,敲诈勒索受害者不仅有企业主和普通民众,还包括一些政府部门和党政干部,地域涉及湖南、江西、贵州等11个省市,哪里有“商机”,他们的触角就伸向哪里。

文章引发舆论关注后,陈杰人找到县、乡党委政府主要领导,称争取来治污资金是他的功劳,清淤工程必须由他家人来做,否则他就继续发文。在舆论攻势下,陈杰人的亲戚如愿“拿下”工程。

谈到这些年“以网牟利”的经历,陈杰人表示,打“政治牌”是他最惯用的伎俩之一。“我把地方工作中的小瑕疵、小问题无限放大并上纲上线,放到政治的高度评说,利用领导干部对政治敏感性的谨慎心理,迫使他们为了防范政治风险扩大而就范。”

谈到这些年“以网牟利”的经历,陈杰人表示,打“政治牌”是他最惯用的伎俩之一。“我把地方工作中的小瑕疵、小问题无限放大并上纲上线,放到政治的高度评说,利用领导干部对政治敏感性的谨慎心理,迫使他们为了防范政治风险扩大而就范。”

警方查明,这项清淤工程前期完成工程量花费不足200万,但经陈杰人三次“指导”,实际施工者、陈杰人的三弟陈敏人将预算做到600多万。

2016年,一场环境污染整治行动正在湖南大范围开展。其中就包括陈杰人老家——湖南双峰县的一条河道的清淤治理。

2016年,一场环境污染整治行动正在湖南大范围开展。其中就包括陈杰人老家——湖南双峰县的一条河道的清淤治理。

据警方介绍,施工预算表经来回修改,最初,陈杰人交代陈敏人按照600万元做施工预算,陈敏人制作了600万元整的预算表,陈杰人觉得“整数太多,一看就是假的”;经多次修改,才将预算表上报。其后经陈杰人进一步施压,300万元工程预付款很快拨付到账。

陈杰人立刻嗅到了商机,指使犯罪嫌疑人、其弟陈伟人等人打着横幅、拎着四处搜罗来的死鸡死鸭到县政府“上访”。随后,他将“摆拍”的“上访”照片发到网上,并写下了《与湖南环保厅长XXX商榷:绿色发展不能光说不练》的帖子。

陈杰人立刻嗅到了商机,指使犯罪嫌疑人、其弟陈伟人等人打着横幅、拎着四处搜罗来的死鸡死鸭到县政府“上访”。随后,他将“摆拍”的“上访”照片发到网上,并写下了《与湖南环保厅长×××商榷:绿色发展不能光说不练》的帖子。

据湖南警方披露,陈杰人多篇网文背后都是“舆情变现”的生意,上述环保事件是陈杰人的惯用“套路”。据悉,陈杰人以400多万元的价格购得长沙市岳麓区“柏利大厦”一套面积300多平米的商业写字楼,挂上“湖南星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华霖方圆智库湖南研究中心”两块招牌,自称是“中国方圆智库创始人”,开展所谓“服务活动”,让其“炒作”生意显得集约化、专业化,并妄图使之披上合法化外衣。

照片上网后,引发舆论关注,由此争取到了治污项目。陈杰人找到基层干部,称争取来治污资金是他的功劳,必须将其中清淤工程交由他的弟弟陈敏人来做。后陈杰人以其堂弟公司的名义签订了施工合同,陈敏人负责具体施工。

照片上网后,引发舆论关注,由此争取到了治污项目。陈杰人找到基层干部,称争取来治污资金是他的功劳,必须将其中清淤工程交由他的弟弟陈敏人来做。后陈杰人以其堂弟公司的名义签订了施工合同,陈敏人负责具体施工。

他还注册了多家咨询公司,以提供“法律服务”的名义与委托人签订协议后,网上撰文、网下“运作”。

湖南警方调查发现,此项清淤工程,前期完成工程量花费不足200万元,但在陈杰人的三次“指导”下,陈敏人将预算做到了600多万元,预付工程款达到了300万元。

湖南警方调查发现,此项清淤工程,前期完成工程量花费不足200万元,但在陈杰人的三次“指导”下,陈敏人将预算做到了600多万元,预付工程款达到了300万元。

据了解,2013年以来,陈杰人“法律服务”的门槛价从最初的2万元左右涨至2017年的10万元。

事后陈敏人说:“原本以为只能挣几十万,没想到能做那么高,不可思议。”

事后陈敏人说:“原本以为只能挣几十万,没想到能做那么高,不可思议。”

“揪辫子、扣帽子制造负面舆情”

“近年来,我以一个法律人自居,在网上写文章制造动静时,时常不忘搬出法律条文来辨析。给人以依法说话的正直形象。”陈杰人说,他还通常以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为幌子,迫使党委、政府、企业主要领导满足其条件,帮人“了难”,大肆敛财。

“近年来,我以一个法律人自居,在网上写文章制造动静时,时常不忘搬出法律条文来辨析。给人以依法说话的正直形象。”陈杰人说,他还通常以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为幌子,迫使党委、政府、企业主要领导满足其条件,帮人“了难”,大肆敛财。

去年12月,陈杰人发表网文《添堵还是炫富?贵州毕节在北京豪华酒店开扶贫报告会》,称“豪华会议厅的后部堆放着大量礼品袋,因为不敢造次,我未能打开看看里面装着什么”。紧接着,文章写到有一名温州投资商在毕节扶贫投资受阻。

2017年4月至5月,贵州某建设公司在没有施工资质的情况下承建贵州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工程项目,后因工程款支付问题发生纠纷,负责施工的曾某某找到陈杰人,请求其为自己讨回工程款,双方签订法律服务协议。陈杰人通过公众号“杰人观察视角”对贵州玉屏县政府等相关部门发帖炒作施压,在迫使关联公司支付工程款后删帖,从中非法获利103.6万元。

2017年4月至5月,贵州某建设公司在没有施工资质的情况下承建贵州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工程项目,后因工程款支付问题发生纠纷,负责施工的曾某某找到陈杰人,请求其为自己讨回工程款,双方签订法律服务协议。陈杰人通过公众号“杰人观察视角”对贵州玉屏县政府等相关部门发帖炒作施压,在迫使关联公司支付工程款后删帖,从中非法获利103.6万元。

该文看起来是在“监督”地方政府的扶贫工作,然而,真相却是上述温州投资商在毕节拿地进展不顺利,希望陈杰人出面干预。

“这些年来,我紧盯地方工作的热点,采取揪辫子、扣帽子等方法,制造负面舆情,让地方干部畏惧我。”陈杰人说。

“这些年来,我紧盯地方工作的热点,采取揪辫子、扣帽子等方法,制造负面舆情,让地方干部畏惧我。”陈杰人说。

双方签订“法律服务”协议后,陈杰人从毕节市政府最关注的扶贫问题入手,在网文中将会议规模、人数、花费全部夸大。现场文件袋装的是会议材料,被他一写就有了无限“遐想空间”。

2017年12月,陈杰人通过“杰人观察视角”发表《添堵还是炫富?贵州毕节市在北京豪华酒店开扶贫报告会》等多篇文章,炒作毕节在北京召开扶贫招商会一事,给毕节市政府、金海湖管委会施压,促使请托人施某某与毕节市政府、金海湖管委会签订《毕节XX汽配城项目补充协议》,顺利拿到土地证。事后,陈杰人非法获利140万元。

2017年12月,陈杰人通过“杰人观察视角”发表《添堵还是炫富?贵州毕节市在北京豪华酒店开扶贫报告会》等多篇文章,炒作毕节在北京召开扶贫招商会一事,给毕节市政府、金海湖管委会施压,促使请托人施某某与毕节市政府、金海湖管委会签订《毕节××汽配城项目补充协议》,顺利拿到土地证。事后,陈杰人非法获利140万元。

据陈杰人自述,他是带着恶意挑错的心理,抓住一些问题无限上纲上线,抓住扶贫工作的政治敏感性反复渲染,迫使当地为息事宁人解决上述温州投资商拿地问题,而他自己则获取了140万元“法律服务费”。

办案民警介绍,陈杰人在微信中公布了一个咨询收费标准:电话咨询费2千至2万元,当面咨询费5至20万元。“委托人找陈杰人办事,见面就得交钱,事情办到一定程度再缴纳一笔费用,事情办成了再按比例分成。”

办案民警介绍,陈杰人在微信中公布了一个咨询收费标准:电话咨询费两千至2万元,当面咨询费5万至20万元。“委托人找陈杰人办事,见面就得交钱,事情办到一定程度再缴纳一笔费用,事情办成了再按比例分成。”

按照中央“去产能”的要求,湖南全力加大对落后产能的淘汰。2017年,娄底市10家煤矿被纳入淘汰关停名录,这些煤矿老板找到陈杰人,约定前期费用200万元,请陈杰人为其“运作”。

“妥协”心态,是陈杰人利用网络敲诈勒索屡屡得手的主要原因。记者采访的多名受害者表示,明知炒作自己的文章内容不实,但往往还是选择花钱消灾。

“妥协”心态,是陈杰人利用网络敲诈勒索屡屡得手的主要原因。记者采访的多名受害者表示,明知炒作自己的文章内容不实,但往往还是选择花钱消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