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龙山县隘口村:依托茶行当打响脱贫攻坚战

新华社长沙4月16日电
题:古道已成遗址,茶叶又带来“黄金”——百年苗疆茶谷的产业扶贫路

湖南省吉首市隘口村高标准茶园苗疆茶谷基地黄金茶采收近年来,湖南省吉首市马颈坳镇隘口村将党建和脱贫攻坚深度融合,通过连片发展优质茶叶种植,发展特色农业产业,让村民在“产村一体”化中实现了脱贫致富的目标,村组面貌焕然一新,各项工作取得显着成效。隘口村全村土地总面积14338.7亩,5个村民小组,共385户1539人。2014年精准识别出建档立卡户86户292人。近年来,村党支部积极发挥党在农村的核心领导作用,以“支部+专业合作+农户”模式加快土地流转,发展茶叶产业,壮大集体经济,增加农民收入,走出了一条种植基地化、生产标准化、销售品牌化、产品系列化的农村新型产业化之路。隘口村党支部书记向天顺介绍说:“我们村支部决定发展黄金茶,让老百姓脱贫。在2012年至2014我们通过党建引领,发展和壮大集体经济,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也给老百姓兑现了很多相关茶叶开发的优惠政策。在这个阶段我村的茶叶面积在短短的2、3年内发展到了8000多亩。”为实施脱贫攻坚,促进扶贫开发工作,村里的茶叶合作社制定了专项扶贫措施,通过以奖代补建园入股、折股量化分享红利、小额信贷保底收益的方式,通过政府无偿给贫困户提供茶叶种苗,进行技术指导,拓宽销售渠道,真正为贫困户解决茶叶生产销售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原本在外地打工的建档立卡户张才红说,自从加入合作社,现在全家的土地都种上了茶叶,收入比比以前翻了几倍,生活也过得滋润许多。隘口村建档立卡户张红才说:“从目前来说效益还是可以的,合作社对我们农户采摘的茶叶统一加工、统一销售,不愁销路。如果不成立这个合作社我们根本不敢种这么多茶叶,怕卖不出去。现在政策好,通过政策帮扶免费提供茶苗。茶办搞技术指导,给肥料,给农药,培训各种帮扶,所以我们全村及附近几个村全都种茶叶了。”像张才红这样因为种植茶叶脱贫致富的人也很多,隘口村村民向天来也是因为种植了茶叶,在家盖起了两层小楼,正准备今年过年搬家入住。“现在生活比以前好得多,强了百倍。现在种茶叶,一年收入几万元,比种谷子要快活的多”向天来说道。通过成立合作社,通过党组织引领,隘口村的发展变化日新月异。在茶产业发展的拉动下,隘口村实现经济腾飞,社会发展。一幅群众生活富足、社会文明和谐、生态宜居自然、环境优美整洁的美丽画卷正徐徐展开。隘口村党支部书记向天顺说:“我们村通过精准识别,识别出了这个168户663人贫困人口,针对这部分贫困人口,我们通过这个村支部发动广大党员一拖四,一拖五,带领贫困群众种植黄金茶,人均种茶两亩。我们计划在2020年,人均纯收入要达到1万以上。2016年底我村的建档立卡户,通过茶叶种植和开发要全部脱贫。在党建引领的这个大好形势下,2016年底我们村663人全部摆脱了贫困。”

5月8日,笔者从吉首市茶叶办获悉,
该市今年春茶鲜叶采收130.5吨,同比增长40%,加工成品干茶26.1吨,同比增长36%,目前已销售19.1吨,实现销售1912万元,是去年同期的2.3倍,加上茶叶旅游、茶馆酒店等涉茶服务业,综合产值突破6000万元。

在湘西黄金茶发源地隘口村,至今还能看到明代湘西黄金茶交易遗址和古南方长城沿线专为茶边贸开设的苗疆要塞等历史古迹。站在青石残墙前,可以感受到当时的交易盛况。

在该市有名的“茶叶村”,马颈坳镇隘口村,今年头批黄金茶1号一芽一叶初展叶收购价每市斤80元,一芽一叶收购价每市斤70元,高价维持10余天,整个明前鲜叶收购均价约每市斤60元。隘口村支书向天顺介绍:“这个春茶季,全村仅卖售鲜叶的收入就达1000万元以上,全村700余户,户均收入1.5万元。村里过去的贫困户都在说‘种起黄金茶,不富都不行!’”

隘口位于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吉首市马颈坳镇,素有“百年苗疆茶谷”之称。湘西是湖南贫困程度最深、扶贫任务最重的地区,吉首作为州府,到2013年还有贫困人口43153人。

2012年以来,该市按照“兴茶兴市、富市富民”的发展思路,
大力发展湘西黄金茶产业。尤其是近年来,该市提出“精准扶贫,茶业先行”,将茶叶产业作为精准扶贫第一产业来抓,从“稳增长、保品质、树品牌、拓市场”出发,重点围绕基地建设、产品加工、品牌打造、茶旅融合四大环节全面突破,茶叶成为该市精准扶贫的支柱产业,产业效益日益凸显。该市现有茶园面积5.76万亩,其中可采茶园面积3.89万亩,茶叶开发共涉及10个乡镇、街道,89个行政村,共有3400余户,13800余人吃上稳定的“茶叶饭”。2016年茶叶产业共帮助3869名建档立卡贫困户通过卖售鲜叶、茶基地务工、合作社分红等形式顺利脱贫。

地处深山的隘口村是典型的贫困村,在改革开放初期,全村有95%以上村民在贫困线下。

“那时太穷了,茶叶不畅销,村里有一些老茶树,但基本没人打理。”隘口村村支书向天顺告诉记者,尽管村里种茶历史悠久,但苦于没有品牌找不到销路,老百姓种茶积极性不高,大多选择外出务工,村子逐渐成了“空心村”。

为振兴家乡,2009年念过多年书的向天顺辞去乡政府公务员的工作,拿出全部积蓄,回到村里成立了吉首市第一家茶叶专业合作社,又发动当地茶农以茶园入股,全力发展茶产业。

相关文章